關於部落格
防水
  • 1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吉林省四平市統計局與吉木乃縣統計局簽定援建協議

  天山網訊(通訊員孫娟報道)近日,吉林省四平市統計局與吉木乃縣統計局簽定《四平市統計局對口援建項目援建協議書》(以下簡稱《協議書》。
  根據《協議書》,吉林省四平市統計局將給予吉木乃縣統計局1...
繼續閱讀

昌吉市以“四學”培訓模式塑“四強”幹部

  天山網訊(通訊員明慧天 楊勇報道)近日,昌吉市通過“黨校陣地”集中學、“星光講壇”引領學、“清華網校”在線學和“崗位練兵”實踐學等培訓模式,努力塑造政治強、能力強、作風強、心力強的“四強”幹部。 ...
繼續閱讀

弘揚民族優秀文化 大力倡導現代文明

  自治區文化工作者在一起討論公開信
  天山網訊(記者龐雪芳 朱凱莉 張新軍攝影報道)8月13日,新疆著名舞蹈家迪麗娜爾阿不都拉、高空王子阿迪力吾守爾等32名優秀文化工作者向全疆維吾爾族同胞發出...
繼續閱讀

倆火車相撞 德國45人傷 貨車攔腰撞客車 發生脫軌 疑道岔出問題

  法制晚報訊(編譯/記者 李志豪 實習生 任奕 張雲鵬)據德國之聲今晨報道,8月1日20時50分左右,在德國西南部城市曼海姆主火車站附近,一列貨運列車從側面撞向一列客運列車。貨車機車與前兩節車皮脫軌...
繼續閱讀

童名謙涉嫌玩忽職守罪今在北京二中院受審

資料圖
  法制晚報訊 (記者 洪雪) 今日上午,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童名謙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審,檢方指控其在擔任中共衡陽市委書記、衡陽市換屆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等職務期間,嚴重不負責任,不正確履行職責,致...
繼續閱讀

日本欲“入常” 恐再次遇挫

  據中新社消息 據日本《每日新聞》7月22日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於8月1日與巴西總統羅塞夫舉行會談。安倍將在會談中向巴方表明,在聯合國成立70周年之際,聯合提交擴大常任理事國議席的改革方案。
...
繼續閱讀

MH17客機墜毀聯合國緊急呼籲獨立調查 真相待解

  7月17日,馬來西亞一架載有298人的客機在烏克蘭靠近俄羅斯邊界墜毀。圖為馬航波音777客機在頓涅茨克地區墜毀的現場。
  視頻:馬航MH17墜落爆炸瞬間 化成一團火球  來源:中央電視臺
 ...
繼續閱讀

李鐵夫:傲骨嶙嶙絕世俗 野逸曠達筆墨真


  ■核心提示
  拂去煙塵,中國百年油畫史上有這樣一個背影,他畫藝非凡,狷介孤僻。在藝術中,他刮垢磨光,兀兀窮年,樹立了中國人現代油畫創作的一個高峰。他是李鐵夫,被稱為“中國油畫第一人”。評論界認為,他比後來的世紀大師徐悲鴻、林風眠更早從西方學回了完整的油畫語言。
  這位被孫中山稱為“東亞油畫巨擘”、被郭沫若稱為“奇人”、被李濟深形容為“將藝術與人生融合成一片”的畫家,一生未娶、遁世絕俗。少年李鐵夫目睹晚清凋敝,與諸多率先“開眼看世界”的廣東人一樣,選擇赴海外求學;青年李鐵夫意氣風發,視藝術與革命為人生兩大使命,在海外從事辛亥革命活動;中年李鐵夫回國,目睹民國政壇腐朽,決意脫離世俗回歸藝術……他錚錚鐵骨、不苟於俗世,後半生在落魄孤寂中度過,卻淬煉出極其純粹的藝術之境。
  “塵心撇下,虛名不掛,種園桑棗團茅廈。笑喧嘩,醉麻查,悶來閑訪漁樵話。”百年中國畫壇的眾多藝術家之中,李鐵夫野逸曠達的氣質,讓他顯得格外特別。一個大時代的翻滾下,他在藝術中參透人生浮名,將自己寄放其中。他生前留下的作品可謂件件是“絕塵之作”,儘管他在身後的半個多世紀里聲名寂落,但他和他的藝術,如雲中鶴、岩上松,曠達清高。
  “不隨時俗任孤行,自喜年來筆墨真。寫到靈魂最深處,不知有我更無人。”百年後回望李鐵夫,他至真、至純的藝術人生留下一個美的範式。
  年少海外謀生
  嶄露西畫天賦
  一幅《未完成的老人像》,寥寥數筆,人物面孔如雕像,粗獷筆觸隱去眉目,含糊中定格了謎樣的表情。這背後,隱逸了一位畫家的傳奇人生。
  如果說,藝術的宗旨是展示藝術本身,同時把藝術家隱藏起來,那甘願被隱去的藝術家,往往有某種耐人尋味的奇異之處。他們在創作中註入才思,一生的才思,閃電般在畫面上定格。這是種魔力,把人間最俗常的面容變為最迷人的傑作,經久傳世。
  在後來的研究者看來,早於徐悲鴻、林風眠這些如雷貫耳的大師,李鐵夫是近代到西方學完整繪畫技巧的中國第一人。但他並未能像兩位晚輩一樣名噪美術史,他桀驁的個性、孤絕的氣質,讓他走出了不一樣的藝術軌跡。
  1885年,年僅16歲的李鐵夫離開故鄉廣東鶴山遠赴加拿大,依靠旅居那裡的叔父謀生。兩年後,他考入加拿大的阿靈頓美術學校。及至30年後,被當時上海《申報》稱為“中國公派留學美術第一人”的徐悲鴻才負笈歐洲求學,這時的李鐵夫在美國、英國等地已學成爐火純青的西畫技巧。
  由於缺乏確鑿的考證,李鐵夫海外求學的經歷已經散佚,根據一些史料記載,大致有這樣的線索:他先在加拿大阿靈頓美術學校求學,後赴美國紐約美術大學學習西方繪畫、雕塑,之後曾被選派到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深造,這期間他多次獲獎,嶄露了一個東方人學習西方油畫的天賦。1916年,他入選世界最高畫理學會,技巧已不遜色於當時歐美畫家。
  19世紀後半頁,李鐵夫所踏入的歐美畫壇波譎雲詭,傳統古典寫實主義與印象派正在交鋒。這之中,李鐵夫遇到了兩位讓他膜拜的大畫家——英國畫家薩金特和美國畫家切斯。在他的名片上赫然印著“薩金特門徒”的字樣。
  薩金特是英國肖像畫大師,他私淑古典巨匠西班牙肖像畫大師委拉斯貴支,直接在畫布上對人對景寫生。19世紀的歐洲學院派畫家,習慣先向真人畫素描然後移寫在畫布,畫成的人體如石雕或蠟像,雖有形態,卻不具肉血質感,缺乏精神生命。但委拉斯貴支率先打破這一傳統,直接對照人和物寫生。
  李鐵夫師從薩金特等人沿襲了這一體系,展示出一位東方畫者“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造像天賦。他從中國《古詩源》中“將飛者翼伏,將奮者足局,將噬者爪縮,將文者且樸”的古諺中獲得啟發,將一個東方人對景物天然靈性的捕捉能力釋放出來。
  這時期他創作了一批精湛的人物肖像,如今經歷歲月侵蝕,精湛的細節仍可感受。20世紀初,游學於印象派風行的西方畫壇,徐悲鴻避開了西方風頭正盛的現代派,選擇將古典寫實主義帶回中國。同樣,具有東方文化背景的李鐵夫在繪畫中,選擇了一條介於古典寫實與印象主義之間的“折衷之路”。
  李鐵夫早期的繪畫,流露出強烈的東方審美意趣。他畫中的色彩沒有以明麗鮮艷為主,也沒有選擇印象主義的自然外光,他讓人物肖像處於一種幽暗色調之中,筆下人物肖像的身體輪廓,總“時隱時現”於幽暗背景。他的筆觸著重於人物內心的探求,從老教授的淵博深沉、音樂家的活潑歡悅,到鬥牛士的彪悍開朗……
  李鐵夫的油畫在美國屢獲殊榮,其“作品入選美國國際畫院廿一次,為東亞畫家所未有”。有評論家認為,李鐵夫探討西方藝術的途徑和他筆下所掌握的西畫精神與內質,是稍晚幾位留學西方的名畫家所沒有觸及的。而他的油畫造詣,在中國現代第一輩的油畫家之中,幾乎無人可與之比肩。
  熱血投身革命
  後期心灰意冷
  除了繪畫,李鐵夫的人生還有另外一條隱線——他生前曾自豪與友人談起畢生兩大愛好:一為革命,一為藝術。
  自1885年踏出國門到1930年回國,四十餘載客居海外,留下了不少與辛亥革命有關的事跡:據資料記載,從19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李鐵夫把大部分時間用於革命活動。當時孫中山經常到英國、加拿大和美國的華僑中進行革命宣傳和組織工作,李鐵夫追隨孫中山,成為一位活躍的革命家。他先在英國組織興中會,1908年又隨孫中山由英國至美國,籌建同盟會紐約分會。他還擔任同盟會紐約分會書記達6年之久。他甚至還將40餘年的大部分作品(近百幅)賣出,籌資以助革命,但始終過著“既無官祿,又無家室,也無財資”的生活。
  與他早年快意追求革命理想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他後來對國內政治的心灰意冷、決意離開。這像一個巨大的諷刺,激發了李鐵夫藝術中遺世獨立的氣格。
  回國之初,李鐵夫曾夢想創建一所完全西式的美術學校,曾致信孫科陳述自己要創作四十幅辛亥革命和孫中山生平史畫的宏大計劃,但空無回音。他眼見權貴魚肉人民、官僚爭權奪利的民國社會現實,深感早年的革命理想早已破滅。
  1934年,李鐵夫應一權貴之邀從香港到廣州為其繪肖像,他帶著學生莫華新一同前往,出人意料的是,莫華新一日獨自外出卻死於非命。李鐵夫異常悲憤,沒有完成畫作便拂袖離去。而其友人曾回憶說,原本李鐵夫是個十分健談、性情豪爽之人,自此變故後,他性格逐漸怪異,沉默寡言,還時常嘆息拭淚。
  這一時期,李鐵夫為老朋友、著名畫家馮鋼百創作的《畫家馮鋼百》(1934年作)堪稱其代表作。這幅作品中,李鐵夫一改早年游學歐美時理性精巧的畫風,筆觸中展示出東方美學的奔放恣意。可以說,這幅作品是最接近他理想中的作品。
  畫面中,李鐵夫的筆觸沿著馮鋼百頭部的輪廓移動,色彩流動,為肖像註入了看不見的澎湃激情。肖像的身體用長長幾筆勾勒,眼神呈現出一種不穩定的情緒,透出某種令人不安的張力。
  有人回憶了李鐵夫作畫時的情形。創作時,李鐵夫動作幅度之大如同擊劍一樣。他先在畫布上揮動肘臂,然後猛地退後,再往前用力在畫布上補漏,完全不像其他油畫家那樣精雕細琢。而他的油畫筆觸又好像用中國書法的大筆觸“寫”出來一樣,一氣呵成。
  “水分涇渭難合污,器異薰蕕味豈投,志士知時寧就暗,良禽擇木豈遷幽。”他曾多次奮筆揮就這樣的悲憤之辭。漸漸地,他脫離各種世俗應酬,全然退守到藝術中。他甚至跟朋友這樣說,娶妻成家都是浪費生命之事,藝術成為他後半生的全部依系。
  蔡元培曾說:“革命者不計成敗,偏重感情,近於藝術家。”或許從這個角度更能理解李鐵夫生命中的悲劇成分。他以一個藝術家的浪漫情懷,在現實中屢屢碰壁,磨礪出藝術中的錚錚鐵骨。
  他曾賦詩喻己志存高遠:“傲骨嶙嶙今復爾,行空天馬肯羈留?”也正是這種氣質,讓他在民國畫壇顯得如同一個另類。李濟深曾著文稱贊李鐵夫一生不計較功名利祿,“將藝術與人生融成一片,堪為從事藝術者學習的榜樣”。
  摒棄世俗交際
  全然退守藝術
  孫中山曾贈李鐵夫“東亞畫壇第一巨擘”的題字,並與黃興等聯名在報章稱贊他:“在各地賽會中均名列前茅,洵足與歐美大畫家並駕齊驅”。但他回國後,卻似乎處處碰壁,特立獨行。他不單我行我素,對官僚、軍閥公然表達不屑,還甚至不顧基本的人情世故,一直游離於民國的主流政治文化圈之外。
  上世紀40年代,他在友人的幫助下在重慶、南京等地舉辦畫展,因而酬酢不斷,李鐵夫感到與官場人的格格不入,甘願獨自去登峨眉山。舉辦畫展時,徐悲鴻、呂斯百、沙汀、鄧初民、端木蕻良、廖冰兄等數十人到場祝賀,他卻疏於應酬。南京舉辦畫展時,李鐵夫更加對官場氛圍深感厭棄,為躲避應酬一個人跑到上海。
  他無視唾手可得的優渥生活,寧肯忍受清貧潦倒,也不願放下一個藝術家的清高。他常常直呼孫科為“科仔”,當時孫科已身居高位,逐漸放棄了對他的接濟。即便是對他十分敬重的徐悲鴻,他也不留情面地直批其作品“學生腔”,從而斷了往來。他不知道什麼叫做富貴,什麼叫做官爵,卻獨享藝術給他的尊嚴與自由。
  即便不踏入文藝界主流圈,以李鐵夫的出色畫藝,保證優渥的生活不是難事。但他偏偏看淡這些俗世物欲。他曾有一“乖張”規定,要求客戶的人格能與他的畫相稱,苛刻讓人難以接近。一次,他為香港一顯赫人物畫像,畫至一半,聽說對方實乃禍國殃民的漢姦政客,憤慨之下將畫好的部分塗得稀糟,掉頭而去。如此一來,李鐵夫就只剩下為朋友及家人繪製肖像,僅夠糊口而已。
  漸漸地,李鐵夫沒有了可靠的生活來源,在清貧寂寞中過著“簞瓢屢空”的生活。他意識到惟有藝術是自己不得背棄的依托,索性將多年積累的數十幅創作捲在一起,裝於麻袋隨身攜帶。抗戰期間,他輾轉於桂林、南京等地,都隨身帶著這些油畫作品。這也使得數十年後,他留下的這些油畫作品殘損不堪,顏料面臨剝落。
  他自題“此地無丹青,壯士發沖冠”, 借燕趙之士的慷慨悲歌以自況,調侃自己買不起顏料。後來他也曾自認,沒有顏色可用的時期被迫用墨作畫,反而讓他創作出了更滿意的風格。而他也想把早年的水彩畫都撕掉,並且撕掉了不少。
  1946年,已是76歲高齡的李鐵夫在南京舉辦畫展時,展出了一幅作品《二次革命失敗蔡烈士銳霆就義時寫實》,堪稱其晚期的一件代表作。其中可以讀到他仍未熄滅的革命激情。李鐵夫根據見諸報端的一張照片完成這幅作品,蔡銳霆是武昌起義新軍將領,後因擁護孫中山反對袁世凱稱帝,被袁誣殺。畫面中,這位身著黑衣的烈士斜躺在荒灘上,雙手被銬著,鮮血在流淌。
  畫面中,李鐵夫採用了一種直接處理遺體的手法,在中國繪畫中並不多見,畫中烈士就義後空洞的眼睛、冰冷的面孔,讓人不寒而慄。時過境遷回頭來看,整個烈士的遺體如一條死魚般擱淺在河灘。這個死魚的意象後來經常出現在李鐵夫的畫作中,意味深長,似乎隱喻了他革命理想的幻滅。
  晚年遁世絕俗
  魂歸藝術故里
  1947年,對民國政治深感無望的李鐵夫,隻身一人到了香港。此時他已經80多歲,在香港過起了居無定所的生活。弟子高謫生在土瓜灣為他租下一間小屋,他與友人在此談藝論畫,他自嘲為“任瓜棚”
  飽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這時期的李鐵夫更加野逸遁世,甚至被人稱為“畫怪”。人們時常見他衣著隨意地出沒在香港油麻地一帶的茶樓,用過午餐後,閑雲野鶴地不見蹤跡了。因為耳疾,他說話聲音過大“言震屋瓦”,頻頻與鄰居發生摩擦,後來不得不搬遷,與弟子一同住進菜地里的一間無牆屋。他反倒沒有怨言,在屋上自題“純屋”。
  亂世之中人若浮萍,又有誰還在意,這位青衫翩然、行跡無端的老人,曾是位大名鼎鼎的畫家?
  據友人記述,這間破木屋只有一面牆壁,三面用帆布搭起,陰雨天四處漏雨,而夏天則熱得似烤爐。但就是這座無門的小屋,李鐵夫卻往來快哉。因為買不起顏料,他索性更多地創作水彩畫和書法,直接畫在報紙上。有時,他乾脆直接在茶樓里作畫,然後送給接濟他生活的朋友們。
  晚年李鐵夫的藝術風格更加超然絕俗。他的水彩畫和書法,格外揮灑自如。他既可以寫出“松柏老而健”那般穩健堅實的風格,也可以寫出“打門無俗客”那樣蒼勁飄逸的氣度。他晚年創作的《四川峨眉山》被認為是其水彩畫中的傑作,他已不是在畫,而是用中國書法在“寫”,氤氳濃重,氣魄雄渾,形成了極具中國民族藝術的風格。
  從油畫、到水彩、再到書法,晚年的李鐵夫把東方美學的情思意趣註入到西方技巧中,老辣但不猙獰。他推崇書法家傅山所說的“寧拙勿橋,寧醜勿媚,寧支離勿輕滑,寧率真無安排”,藝術上更灑脫恣肆,出於自然又不做作賣弄,返質朴,歸天真。
  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李鐵夫晚年常作水墨畫,以抒發他未酬的壯志,筆下常見的是逡巡的猛虎、振翅的雄鷹或自由翻飛的鴻雁,氣勢猶如初生牛犢般旺盛。
  1950年,年逾古稀的他被人民政府從香港接回廣州,他欣然接受了華南文聯副主席之職,擔任華南文藝學院名譽教授,生活由政府照料,終於安頓下來。兩年後,他病逝於廣州,跟隨其顛簸了大半生的作品,留在了廣州美術學院。
  多年後,在他的故鄉鶴山,後人為了紀念這位藝術家,集資修建了“鐵夫畫閣”。至今入門處還懸掛著他生前書寫的一副對聯,印刻著顛沛流離大半生的游子對故土深情的眷戀。對聯上寫的是唐代王勃的詩句: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直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這位幾乎被人們遺忘的畫家,才終於有了一兩本畫冊問世,他重新出現於美術史研究者的視野里。他生前孤獨求索達到的藝術境界之高,讓後來者為之驚嘆。也不免讓人感慨,在藝術的世界里,有一桿無形的天秤,它公平地丈量每一位畫者,褪去功名,不掛虛名。
  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所有生的孤獨、離的苦楚、死的寂寞、別的憂傷,都幻化為藝術里永不磨滅的幽光。一切都歸於平靜,回到原點,指向永恆。李鐵夫的一生,是一位真性情畫家對藝術至純、至美的求索,他生前曾題寫晚清詩人何紹基的一首詩或許是其為人、從藝不染塵埃的寫照:
  自知性僻難諧俗,且喜身閑不屬人。
  專題採寫:南方日報記者 李培
  策劃:張東明 王更輝
  統籌:陳志 李平科 李賀 李培  (原標題:李鐵夫:傲骨嶙嶙絕世俗 野逸曠達筆墨真)
繼續閱讀

啤酒節,這邊範兒最足

  精彩演出助陣啤酒節。(本報記者 陳長禮 張源源 攝)啤酒節上盡享清涼盛宴。
  本報7月12日訊(記者 魯婧)冰爽好喝的啤酒,風味十足的美食,激情四射的演藝,新奇好玩的游樂……經過一年的培育,濟...
繼續閱讀

新疆輪台縣90萬元補助資金助推農業產業化發展

  天山網訊(記者姚博 餘秀紅報道)7月10日,筆者從新疆輪台縣農業局獲悉,該縣通過財政直接支付將90萬元補助資金撥付項目單位。
  近年來,該縣始終把培育、扶持農業產業化發展作為推動農業增效、農...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